首页 行业资讯 查看内容

活体肾脏器官交易合法化(活体肾脏交易最简单三个步骤)

吾本天上人 2024-04-24 07:18:24 37 人围观 行业资讯

边是人体器官黑市、犯罪、黑中介残忍的剥削,一边是患者绝望的等候——人体器官移植的巨大供需矛盾究竟该如何解决?罪恶的人体器官黑市2006年11月河北石家庄的一个乞丐被人残忍杀害,尸体...

活体肾脏器官交易合法化

一边是人体器官黑市、犯罪、黑中介残忍的剥削,一边是患者绝望的等候——人体器官移植的巨大供需矛盾究竟该如何解决?

活体肾脏器官交易合法化(活体肾脏交易最简单三个步骤)

罪恶的人体器官黑市

2006年11月河北石家庄的一个乞丐被人残忍杀害,尸体发现的时候只剩一具空壳,乞丐的肝、肾、脾、胰全都不翼而飞。经过调查发现,原来是几个人为了从“买卖”人体器官中获利,而把乞丐骗走杀死的。

这并不是唯一一起与人体器官相关的犯罪案件。2010年4月在河南省郑州、鹤壁等地4名“人体器官黑中介”在北京出庭受审。这些“黑中介”找来年龄在18岁至28岁之间的年轻人,把他们“豢养”在他们租来的院子里。“黑中介”联系买器官的人,而这些年轻人则随时等候出卖自己的器官。在其中一个交易中,19岁的小伙子卖掉自己60%的肝脏只拿到2.5万,而“黑中介”拿了15万。这只是“人体器官”交易中被揭发出来的冰山一角,人体器官地下交易现在已经形成一个庞大的利益链条。

几乎在所有的国家,人体器官交易都是绝对被禁止的,合法的人体器官来自于尸体和捐赠,但这远远不能满足需求。我国每年约有100万患者需要肾移植,约30万人肝病晚期患者需要肝移植,但每年全国能开展的移植手术不过约1万例,只有1%左右的人能实现移植的愿望,绝大部分的人都在等死。

人体器官供不应求不只是中国的问题,也是世界性的问题。美国需要肾移植的患者首先要登记,进入肾捐赠移植等候者名单,然后等待可配对的、那些刚刚死亡者的器官,这一等待时间现在至少为5年。

巨大的缺口催生了“人体器官黑市”,地下人体器官交易成了比毒品还暴力和暴利的行当。黑市的交易是残忍的、剥削的:捐赠器官的人付出了他们的器官,但得到的补偿却很少;有些器官是从死尸身上盗取而来的,有人甚至因为器官而惨遭杀害。世界各地的医院都会时不时的都爆出人体器官交易的丑闻。在美国的黑市上,美国肝脏价格为15.7万美元,肾价格为26.3万美元,而黑市肾脏的价格在印度为1.5万美元,中国为6.2万美元。

一边是黑市、犯罪、残忍的剥削,一边是患者绝望的等候,人体器官移植的巨大供需矛盾究竟该如何解决?

器官自由买卖的利弊

经济学家从经济学的角度来看,提出让人们自由买卖人体器官,也就是把人体器官交易合法化。

美国经济学家格里高利·曼昆曾经在《经济学原理》中写到,他认为,普通人有一个肾就可以生存,即人的两个肾中有一个是闲置资源,而美国每年约有6000名肾病患者由于换不到肾而死亡。如果允许像肾这样的人体器官自由交易,由市场机制调节,病人生命得到挽救,卖肾者增加收入,岂不是一桩双赢的交易。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盖里·贝克尔认为,允许自由买卖人体器官,经济利益的刺激会让更多的人愿意出卖自己的器官,将有效增加器官的供应,从而可以救活许多生命,同时自愿出卖自己身体器官的人也合法地获得了应有的收入。

这种听起来不近人情的建议究竟是否可行呢?伊朗是靠前个吃螃蟹的国家。1988年,伊朗开始实行补偿和有调控的活体非亲属肾移植程序,主要由政府买单,实施有偿器官供给制。目前,伊朗已经没有肾移植等候名单,超过50%的晚期肾脏疾病患者因为器官移植重获新生。

当然更多的人认为,经济学家的想法是冷血甚至恶心的,人体器官不应成为商品。让人体器官成为可以随意买卖的商品,这从伦理和道德上来讲让人难以接受的。

反对自由买卖人体器官主要是基于伦理和道德的考量。从伦理和道德上来讲,“伤害一个生命去拯救另外一个生命”是不能接受的。单从器官移植技术本身来讲,器官移植是有风险的。以肾移植为例,虽然人有一个肾也可以活下去,但充满着风险。有研究称,活体肾移植中多达三分之一的人会有并发症,甚至会出现捐献器官和接受移植的人双双死亡的事情。

此外,如果人体器官可以自由买卖,可以预见,出卖器官的一定是穷人,买方一定是富人,实际上等于富人用金钱购买穷人的生命。人体器官交易还会引起许多灾难性的后果,如有人会被迫卖掉自己的肾脏,甚至有人会为了从器官买卖中获利而杀人等等。

器官何来?

自由买卖人体器官被伦理、道德以及法律制度禁止了,但是需求又是如此庞大,除伊朗外,别的国家是如何缓解这个矛盾的呢?主要的做法就是鼓励捐赠。

基于道德和伦理的考量,目前世界上绝大部分国家人体器官的移植只能以自愿的方式进行。欧洲一些国家在人死后的器官捐献方面采取“默认同意”的做法。也就是说,除非人在生前明确拒绝器官捐赠,否则医生便将其默认为同意捐赠器官。欧洲的很多国家都有专门的医院登记机构记录人们拒绝捐献器官的要求。当然,大部分国家并没有这么“霸道”,如加拿大、英国、荷兰、土耳其等,只有在死者生前同意并且死后遗属同意的前提下,医院才有权摘取器官。在美国,器官捐献是公民参加医疗保险时必须作答的自愿性选择。

从中可以看到,鼓励捐赠是普遍提倡的做法。但是从现实情况来看,捐赠并不能解决问题,等待移植的名单还在变长。法律禁止也不能解决问题,黑市在利润的刺激下越来越猖獗。

在经济和伦理的碰撞下,这个问题好像成了难以解决的悖论。人体究竟是神圣不可侵犯?还是一种随时可以被切下来满足供求需要的商品?伦理学家、经济学家、医学家为此争论不休、莫衷一是。

留给我们的思考

时光倒流几十年,器官移植还真不是个问题,因为那时医学还没能力进行器官移植,而现在除了脑袋,几乎所有的人体器官都可以移植。技术给人们创造了一种新的需求,而人们贪婪的目光转向了别人的身体。

有需求,有供给,就免不了有商品交易,这是避不开的经济规律,而生命是尊严的又不能用价格去衡量。怎么办呢?哈佛大学经济学家罗斯跟其他几位学者共同设计了一种代替性的方案:新英格兰肾脏交换项目——避免金钱,用交换来解决。

比如:你的妻子正因为肾功能衰竭而濒临死亡,你愿意把你的肾脏捐赠给她,可不巧的是,你的肾脏并不适合她。正在这时,碰巧另外一对夫妇也遇到了同样的问题。于是肾脏交换项目找到了这两对夫妻,并为他们进行了配对:你可以把你的肾脏捐献给这位陌生人的妻子,同时这位陌生人将把他的肾脏捐献给你的妻子;而且为了防止任何一方中途变卦,手术将同时进行。

虽然该项目到目前为止只促成了几十次移植,可它却用了一种新方法处理器官移植这个棘手的问题:当你不可能让一个人完全自愿地捐出自己的器官,同时也不能用钱去买的时候,你该怎么办?答案是:找到两个意愿相同的人,然后根据他们的需求进行配对。

这种方法虽然能部分解决问题,但效率显然不高,互相匹配的人实在不好找。器官移植的难题最终还是需要科技进步来解决,比如人造干细胞技术、培育动物器官等等。但在医学创新的道路尚未成功的时候,经济和伦理的碰撞更值得我们反思。

版权申明:本文由用户"吾本天上人"自行上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点击查看联系地址)。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