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行业资讯 查看内容

理论家构思出末日地图(理论家和思想家的区别)

小小硕 2024-04-19 07:29:37 24 人围观 行业资讯

论可以多种多样、百家争鸣,而**家、*治家、领袖们则要求意志集中、行动统一。后者要根据当下的现实形势、利害关系、策略考虑来作出决定,采取行动,这就会对理论进行选择或折中,但经常只容...

理论家构思出末日地图

在阅读此文之前,麻烦您点击一下“关注”,您的关注是作者持续创作的动力来源,致力于优质的原创内容,坚持不懈的将好的内容呈现给大家,为大家带来良好的阅读体验。

在这个信息爆炸的时代,真正触动人心的内容往往藏匿在那些令人沉思的议题之中。谈及核武器,人们便不禁联想到其毁灭性的威力,然而,在这一武器谱系中,钴弹这一名字或许并非人人熟知。它,被某些理论家戏称为“末日武器”,究其原因,不仅仅是因为其理论上的威力,更因为其潜在的绝望之影。

理论家构思出末日地图(理论家和思想家的区别)

钴弹,这一概念仿佛是从冷战时期最阴暗的角落逃脱的妖魅,它预示着一种无法想象的灾难:一旦爆炸,便可能使地球变得荒凉,生命之树枯萎。这种设想中的武器,不单纯追求毁灭性的爆炸,而是通过将氢弹的猛烈之力与59钴的致命特性结合,令一切生命元素在暴雨般的放射性陨石下化为灰烬。

理论家构思出末日地图(理论家和思想家的区别)

其武器之精妙,在于59钴在核爆的洗礼下**为60钴,随后这个新生儿一样的同位素在耀眼的伽马射线束中度过其长达5.27年的半衰期,直至最终归于安稳的60镍,结束了它的放射性生命。而这一过程,恰恰铸就了其对环境的长期威胁,无情地告诉任何可能的庇护所,那些期待辐射消散的幻想是多么地不切实际。

理论家构思出末日地图(理论家和思想家的区别)

钴弹的故事起源于1950年,当时正值人类对核能力量认知的幼年。匈牙利物理学家利奥·西拉德以其悲观的预见,首次提出了这一概念,并非为了真正制造这种武器,而是为了警示世人:核武器的力量,已足以让人类的未来变得扑朔迷离。他的话语,犹如一曲悲怆的前奏,响彻云霄,让人不寒而栗。

理论家构思出末日地图(理论家和思想家的区别)

历史的长河中,有关钴弹的流言终究是无烟之火,美国在60年代曾被揣测涉足此类武器的研发,尽管终未成真。再到2015年,俄罗斯的相关传闻如同一阵风,忽起忽散,留下的更多是对战略平衡的推敲,而非实质的威胁。

理论家构思出末日地图(理论家和思想家的区别)

对比其他核武器,钴弹并不追求破坏力的极致,它的恐怖在于那持续而深远的放射性污染,一种潜伏的死亡。它如同阴险的猎手,不以惊天动地的一击制胜,而是在长时间内不断侵蚀生命的土壤。尽管拥有极端的破坏力和心理震慑效果,钴弹也面临着重重劣势,如高昂的造价、运输部署的复杂性,以及在全球范围内引发广泛谴责和道德挑战等问题。国际社会对核武器的抗拒心态和不断完善的非扩散条约体系,也在无形中对这类武器形成了制约。然而,在讨论这些毁灭性武器的同时,我们也不得不思考更深层的问题:是什么推动了这些可怕的创想的诞生?是科学的好奇心?还是*治的算计?或者更深层次的,是人性的暗面?钴弹的故事,不仅仅是关于一种武器的故事,它反映了人类对于力量的渴望与恐惧的复杂心理,是对于生存条件极限的探索,也是对人性阴暗面的深刻拷问。让我们希望,这种武器永远只存在于理论的讨论之中,而不是现实世界的武器库里。

以上内容素材来源于网络,不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保证内容准确性,请大家理性看待,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如果您喜欢我的文章,可以点一个免费的“关注”,欢迎大家对于本文发表您宝贵的意见和建议。

理论家和思想家的区别

论可以多种多样、百家争鸣,而**家、*治家、领袖们则要求意志集中、行动统一。后者要根据当下的现实形势、利害关系、策略考虑来作出决定,采取行动,这就会对理论进行选择或折中,但经常只容许一种。理论家们却可以不计当前利害,从较长远的宏观视角来把握、思索和争辩。

本文共958字,阅读时间约2分钟。

理论家构思出末日地图(理论家和思想家的区别)

李泽厚有一个观点:理论家应该和实践家分开,哲学家、思想家应该和**家、*治家分开,这二者不能混为一谈,集于一身。哲学家不能去做什么“哲学王”,也不应追求成为“帝王师”。这样, 理论才可能*发展。**家、*治家是社会变化的直接实践者、指导者,他们所需要的支配、影响群众的热情,和理论家的热情,不是一回事。 而且,二者在思维方式和方法上也不会一样。所以,理论家、思想家、哲学家,与**家、*治家、各种集团的领袖们,应该作出明确分工。

理论可以多种多样、百家争鸣,而**家、*治家、领袖们则要求意志集中、行动统一。后者要根据当下的现实形势、利害关系、策略考虑来作出决定,采取行动,这就会对理论进行选择或折中,但经常只容许一种。理论家们却可以不计当前利害,从较长远的宏观视角来把握、思索和争辩。 当然理论家和**家*治家也还有各种不同的层次和种类,也有互相交叉渗透的各种情况,这是一种“理想型”的划分。

**说,过去哲学只解释世界,问题在于改变世界。 这个哲学视角是深刻的。但改变世界的理论和引领实践这一改变,却完全可以由不同的人来承担。如果是同一批人,二者的相互渗透和影响,就很可能使两个方面都发生误导。理论是需要长期讨论和反复争辩的,**或*治决定则即便激烈争辩也必须尽快确定方案,鼓励执行。

理论家构思出末日地图(理论家和思想家的区别)

由于经常把**或*治、军事、经济的暂时成就当成了理论的永远正确,这会导致巨大的失误,特别当理论与**、*治在人格上和思想上合为一体的时候,情况更糟糕。例如列、斯、毛。

但从古到今,总有好些学人想着“应帝王”,想做帝王师。冯友兰如此,贺麟也如此,李泽厚记得贺麟和他聊及蒋介石接见,拍他背脊时的兴奋神态。他们都是非常优秀的一流学者,却总有这种学优则仕的作宰相心态,当时非常奇怪,现在看来仍是孔老夫子的传统,不甘淡泊书斋过一生。其实在现时代做一个*学人非常好嘛,何必再“学成文武艺,卖与帝王家”呢?“帝王”愿意采用你的理论学说固然好,不用也自有其价值。即使用,也可以由别人去做。做学问与做官僚,需要不同的本领。当然有人很愿意也很能够“双肩挑”,但不必成为现代学人的榜样和方向。还是多元选择,自己决断吧。*治与学术,*治家与学者的关系,这本身就是一个值得研讨的重要课题,也肯定会有各种不同的看法和意见,可惜中国现在没人做这种很值得一做的好题目。


淘宝·一封家书名店

一封家书抵万金。书信传情,爸妈心暖,游子心安,天伦之乐陶陶然。

理论家构思出末日地图(理论家和思想家的区别)

版权申明:本文由用户"小小硕"自行上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点击查看联系地址)。

相关推荐